竹轩

你眼中是开满繁花的彼国。

本丸日常/直道相思了无益

无聊的小文。
肝大包平活动的产物。
主要出场为莺丸和(谈论中的)大包平。
如果不介意可以当做无cp食用。当然洁癖患者不在此列。
如果以上都没有问题,请往下看。

此间有雨,廊外微雨无歇,莺丸捧着茶杯,看千家雨。
“你看雨看了好几天了,在想什么?”审神者躺在廊上装尸体,这时候也不禁开口提醒。
“诶呀呀,我在想什么难道您还不知道吗?”茶色头发的付丧神放下茶杯,微笑着看着审神者。
被这双茶色的眼睛盯着实在是有些压力,审神者摸了摸鼻子,不禁有点底气不足:“我当然知道……但这不是,嗯。我还是很努力的。”
“哈哈。”这个长着一张青年人脸的老人家笑了,“开个玩笑而已。”将脸转向一帘风雨,喃道:“几百年都等了,还等不了这几天吗?”
又是这样……审神者觉得自己所剩无几的良心抽痛了一下,几经权衡,还是决定老实认错。
“对不起。”审神者老老实实道歉,“是我的问题……若不是我这样懒散的人在这里,你应当能再早一点见到他。”
“不必这样说。”他摆摆手,“若非你,这一天要到来还是遥遥无期。况且那些孩子们都挺喜欢你的。至于他……嗯。”
莺丸顿了顿,“他应当也挺喜欢你的。”
“如果这样的话就太好了。”审神者真心实意的说。
接下来的时间都很平静,偶尔有小孩子模样的付丧神跑过来,审神者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高高抛起又接住,他们又是叫又是笑。若是晴朗的天气里又没有出阵的任务,审神者便默许他们去附近的草地、山川中玩耍,尤其是一期一振还未到来的那些日子里,审神者总是拼了老命的去配合这些精力过剩的孩子们的玩乐,为此常常竖着出去横着回来。这样一来,下雨的午后确实显得有些无聊。
当审神者第三次抱起了排着队等着扔高高的十几个孩子中的一个,并且觉得自己的手即将脱臼的时候,潇洒凌然的栗田口家的长子终于穿着还未脱下的出阵服出现了。
满是疲惫的审神者送走他们,下一个来的是今天依旧满脸都是高兴的左文字一家。在兄长们的鼓励下,微红着脸的小夜终于举起了手中已经被捂热一点的柿子,递给了审神者。
前些天才来到本丸里的江雪说道:“我听小夜说过了,主上之前陪小夜玩耍过。这孩子虽然不是很会表达,但其实一直都非常开心。”
听江雪这么说,审神者想起了前些天自己将一直在远处观望的小夜举到肩膀上的事情。
“小夜当时一直在发抖,我还以为是害怕呢。”审神者结束回忆,说道,低下身子去揉了揉小夜柔软的头发,“下次想跟大家一起玩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哦。不止是我,本丸里的人也可以在小夜的哥哥们出阵时陪伴小夜。大家都很喜欢你。”
小夜拽紧江雪的裤脚,只露出半颗小脑袋,轻轻点点头。宗三在一旁微笑着看着他。
“哦对了,”宗三又拿出一个柿子,递给另一旁的莺丸,“这东西,也请你收下。”
莺丸接过柿子,捧在手里:“哦……看起来很好吃呢,那我就感激的收下了。”
宗三笑了笑,又转向审神者,微微鞠了一躬,“江雪哥哥也来了。今日的左文字家依旧要拜托主上照顾了。”
审神者摆了摆手。
“说起来,栗田口和左文字一家也都等了自己的哥哥很长时间。”审神者目送他们一家人离去,直至消失在走廊拐角处才收回视线,继续对莺丸说,“还是小孩子呢……要压抑住心中的思念,真是辛苦呀。”
“我们的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等待。”莺丸看着手中的柿子,说道,“刀的一生无非就是那么几件事情。名刀还好,上阵砍杀敌人,没有了战事便被作为谈资供奉起来,那些普通的刀剑便只能与自己的主人或是敌人一起埋葬在战场上,终其作为刀剑的一生没人会知道他们的名字。这时候能干什么呢?也便只有等待了。”
“那么长时间的等待与等待的结果相比,究竟哪个占更大的分量呢?”
“是的。”审神者点头表示认同,“毕竟你们的生命很长,而刀的时间又过的很慢。”
雨又大了一点,审神者腰间佩戴的铜铃突然响了起来。这是那些结束修行后成为本丸主力的小短刀们发出的信号。
“诶呀呀这可真是……”审神者显出惊讶的神情,但随即笑了起来,对莺丸说,“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次战斗了。想要亲自去迎接自己等待的结果吗?”
“那是当然。”莺丸站起来,这把一生只作为观赏与收藏从未沾染敌血的刀在被当做付丧神召唤之后终于登上了属于自己的战场。
“我去出阵了。”
“这不是很好吗?”审神者曾经在召唤莺丸,同时也是自己的第一把刀剑时这样说,“你作为刀剑的一生都是在为自己而战呢。”
“人类所有的智慧就在于此——等待和希望。”
审神者喃喃道,低头看着手中的柿子,“但是,没有结果的等待实在是太令人悲伤了。”
“不过,幸好等到了。”

雨过天晴处撒下一点光辉,茶色头发的付丧神跟在昂首阔步走在前方的红发少年身后,不时地被其催促着。
“欢迎回来,莺丸,大包平。”审神者招手。
“你就是莺丸现在的主上?”地主家的傻儿子第一次见面便拿鼻孔看人,“真是太慢了!竟然现在才去接我!”
“是,是——”莺丸这么说,“收拾你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不过现在还是要说——”
“——欢迎回家,大包平。”

除了初始刀和第一把短刀以外,第一次锻刀就是莺丸。而且现在也只有一把。
虽然他不喜欢打架但是还是在蹭经验的路上满级了。哈哈。
原来想要多来几把莺丸的,但是现在觉得这样独一无二的感觉也不错啊。
想要爆肝,可惜实力不够,小判也不够。第三天才带回大包平。(泪)
总而言之,地主家的傻儿子我可是给你带回来了(远目)。
随便欺负他吧。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