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轩

你眼中是开满繁花的彼国。

贺红(有细微蛇红)/自欺欺人(上)
1.
——十二年前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马车碾过污泥,把所有的怒吼、鲜血和哭叫都抛在了身后。

贺天面无表情地裹紧了身上的貂裘,手指却在不住地抽搐。

父亲的嘶吼声还在耳边回响:“跑!向北跑!”

有什么东西从身后飞溅了他一背,也许是血。

一把刀……

那把刀划开了他父亲的脖子,斩断了他母亲的胸腹。

也是母亲用残存的身体堵住墓道,父亲将家里的一众真正能够信任好手都派来保护他,否则他怕也早已与他们二老黄泉为伴了。

他咬碎了一口银牙,把呕吐感咽回肚子里,喉咙里发出泣血的悲鸣。

会讨回来的,一定会……

向你们,加倍的讨回来……

马车还在飞驰,随行的人越来越少,追上来的人越来越多。空气里面开始浸透了血腥气,刀划在肉体上的声音比尖叫还要响亮。

“拦住他们!”明明处于上风的追杀者却仿佛更加惊恐,“不要让他们再往北去了!”

木伯用胸口硬接了来者一下,手中两把弯刀就势将其斩断,那人倒飞而出,眼看绝了生机,张口吐出混了血的牙齿,哈哈大笑:“你见家走狗既怕死到这种地步,那还是快快退去吧!省的一会儿进了蛇窝一人都爬不出来!”

“哼!”那人像是被说中了什么,恼羞成怒一般,“既知前面是蛇窝,尔等还要向北?不如就此留下,我还与尔等留个全尸,岂不更好?”

仿佛得了命令,惨叫声一时停止,只听脚步踩在枯枝落叶上发出的咔咔声不绝于耳,就听见木伯嘶吼道:“剑阵!为了我等残兵折将,竟要使出剑阵之流,尔等竟无耻至此!”

这一吼,动了真怒,一口心血喷出,木伯恍然不觉,脸色却又灰败了几分。

贺天面色一紧,抽出腰间短刃,心里却是一阵阵绝望。

这次,怕是完了……

自己真是个废物,如果哥哥还在的话……

不等惨叫声再次响起,就连贺天坐在车中也隐约看见天外一片银光闪烁,一切就都静止了。

良久,贺天才听到木伯颤抖的声音,高呼:“敬告蛇君!吾等为大少旧部,求蛇君不计前嫌,助贺家渡此大劫……”

那银光充耳不闻,还待再闪,就听一声叹息。

“住手,带他们进来吧……”

2.

贺天跪在地上,一脸漠然,左手中紧紧握着短刃。

木伯与残存的六个护卫跪在他两侧,隐隐将他护住。

侧卧在座上的男人金眸一抬,不禁半觉无聊半觉好笑,打了个哈欠,手指玩弄着座上的流苏。

还是那左手侧的少年先耐不住,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识好歹!我家主人好心救你们,你们却不知感谢,就这些人,岂是主人一合之敌?”

木伯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但紧绷着的肌肉却没有丝毫放松:“二少对我贺家至关重要,还请蛇君见谅。”

所幸男子也没有要追究的意思,翻过身子:“说说吧,你们来我这里有什么事?若无事,过了今夜便走吧,虽入秋,天还算长,早起尚可行路。”

跪在地上的人脸色都是一僵。

木伯深吸一口气,将头猛然磕在地上,声声入耳,直撞的额上鲜血淋漓。

“吾等命如猪狗,死了也罢,但贺家命不该绝啊……”他哀声道,“只求蛇君能看在往昔的情面上救救二少……让他免死在见家手中……”

“往昔的情面?”男子笑笑,“我和你贺家有何情面?况且,你真当躲在这里见家便杀不了他?”

木伯猛地抬头,喉头不断颤抖。

男子却不再理他,转而看着贺天。

“小子,抬起头来。”他笑道,“我且问你几句。”

贺天身子僵了僵,抬起头。

下一秒,他看见了一只金色的眼睛。

身边的一切开始扭曲,意识被搅碎,混沌中只有九天上一只金瞳,晃晃然不可直视。

远处传来声响,如禅宗问心,声声贯耳。

“汝称何名?”

“贺天。”他的眼睛失去一切神采,只留下了本能去回答。

“汝自何方来?”

“青城贺家。”

“来此者皆有因。汝为何来?”

“为死而来。”

声音停顿了一分,仿佛在等回声散去。

“有趣,何谓为死而来?”

“我死,或者见家亡。”

“贺家上下一家老小的性命,即是我的筹码。”他的神色冰冷,面容如厉鬼,“我的筹码是已经交出去的,输无可输,有何怕搏这一场?”

这一刻,贺天又找回了他的身体,他还在大殿上,眼前只有蛇君怔愣的脸。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蛇君身体开始颤抖,后来终是大笑出声,拂去眼角笑出的眼泪。

“你当真有趣。”笑累了,蛇君懒洋洋地趴在座上,纤细劲瘦的胳膊一撑,胸腹间一片空空荡荡,也不怕晃了别人的眼,就这么坐起来,“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我可以留下你。今日起,这里便是你的庇护之所。”

木伯等人入蒙大赦,连连拜谢。

贺天不为所动,只看着他。

蛇君满意的笑笑。

“也罢,你既然有此愿望,我便送你一场因果。”

他唤。

“莫君。”

从阴影处走出一人,谁都没有发现他是什么时候站在哪里的,但在座中无一人惊诧,就像一切本该如此。

下首处的人却看直了眼。

只见眼前人一身黑袍,红发如血,以一根黑绸束发,发至腰间。面皮白净,一双眼睛在光下映红几近透明,行走间不似凡人。只有眉头紧促,才为他添了一分人间烟火之气。

“莫君,”蛇君又唤了一声,让他坐到自己身边来,伸手勾住他,似乎觉得生出趣味,伸出食指点点贺天,“伴他十年,这十年间,让他使用你的力量。”

“这即是我为你种下的因,”他微笑,对着贺天说,“这十年间,你可以任意使用他的力量,你说的一切的话他都会当做命令执行。而你的命令,只要是人能够做到的,他都会为你做到。”

说完,他勾住怀中人的一缕红发,一圈圈痴缠,探过身嗅着他的颈间,终是忍不住般细细舔舐起来。

“——那么,让我看看,十年后你将让我看到什么样的果。”

tbc
第一次发贺红_(:з」∠)_其实是自己的一个老梗了,后来发现还挺合适他俩的?
ps.其实蛇红并无cp……
此篇中毛毛很强。
也许会是一篇渣攻和(伪)贱受的文。
其实渣的也不明显?
另ps.大概贺哥才是真.人生人家。

第一次发贺红文……紧张成话唠。(哭(´;︵;`))




评论(1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