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轩

你眼中是开满繁花的彼国。

狗博/千寻客

1.

是夜。

外面正下着沥沥的雨,打在树叶上水声四起,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气味,便可以想象明早时泥泞的景象。

我准备睡觉,正抬起门柱准备上锁,心里想着今天新洗的衣物什么时候才能干呢。

风中传来什么声音,却又混在雨中难以听清。我不由放下手中的活计侧耳倾听了一下,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响,正待继续,就看着远处有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踩着水跑了过来。

“那个,请等等!”——他说的似乎是这个。

我的夜视能力很好,可以看见他的手里握着什么——一根细长的物体,像是一支笛子,身后背着包裹和伞,似乎已经放弃打起伞来。

跑的更近时,我看见他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浑身已经湿透,衣服看起来很沉。

真是奇怪的人,我这么想,下着这么大的雨,一个人跑进这深山老林里,不打伞——反倒拿着一根笛子。

虽然如此,我还是停下来,静静等着他跑过来。

 

2.

“真是帮了大忙了。”他将手中的黑色外套拧干,这才松了一口气,由衷感激的看着我,“我啊,正不知道怎么办哩。”

“嗯。”我应了一声,出去拿干净衣服。

现在我们正处于温暖干燥的室内,火炉中的火苗舔舐着架上的锅子,里面的黄酒正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我放下衣物,打量了他一下,说:“可能有些小,不过我尽量挑了宽松的衣服来。”

他坐在炉火旁边,正与套头衫作斗争,力图把头从里面拔出来。

“嗯……嗯。”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闷又有些尴尬,手上的力气用得更大了,我几乎可以听见领口处线崩开的声音,“多谢了,请就放在这里吧。”

我不再多说什么,对着他还沾着湿痕的背看了一会儿,转身去收拾客房。

再从房里出来他已经将自己收拾妥帖,我的白色衬衣套在他身上还是显得有些小,但也算聊胜于无了。

他像是已经忘了方才的狼狈,一双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这里。

“开始下雨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慌张起来了,听临边村子里的人说林子里似乎有间房子,本来是没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竟然真的遇到了——没有把我这种深夜里在树林里跑来跑去的人拒之门外,真是太感谢了。”他说着重复了很多遍的话,依旧显得无比真诚。

“这没什么。”我说,看着屋外的雨滴——似乎又大了一点,“被拒之门外的话,你会很难受吧。”

“你真是个好人!”他咧开嘴笑了。

“谢谢。”我点点头,收下了他的夸奖。

 

3.

沉默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你不问问我吗?”最终是他先挨不住了。

“问什么?”

“问我为什么会在大晚上出现在林子里啊。”

我想了想,的确,下午时天空便是一副欲雨的样子了,便开口问道:“为什么?”

“你看起来分明一点都不想知道的样子。”他嘟囔道,但还是回答道,“我是个旅人。”

“我一直在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他仰起头,整个人显出一种略微脆弱的迷茫,“脑子里就像有人在催我……快走吧,快走吧,你得去找‘他’才行……”

“所以我不停的走,不停地走……我得尽力去更多更多的地方——这样才能遇到‘他’……”

他沉迷于回忆中无法自拔了一般。

这样不行,我催促自己,说些什么……我得说点什么。

“笛子。”

“啊?”他回过神来,以一种茫然的神色看着我。

像只出生的小狗,我想。

“你为什么带着笛子?你在林子里的时候,没有打伞,手里却握着笛子。”

“啊……”他似乎明白了我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但是……”

“握着它,就会觉得很安心。”

我没有再问下去,事实上,我感到胸腔中那许久不曾活动过的物事在拼命的跳动。

“去睡吧,客房准备好了。”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

 

 

4.

“这次来得有些早。”美丽的女人看了看我,“怎么,这次他遇上意外先死了?小白小黑怎么没带人回来。”

我不说话,就坐在这阎摩殿上。

“我遇到他了。”

“呵呵……明明是他遇到了你。”

她一点都不准备给我面子。

神明是没有感情的,我也说不清我有多长时间不曾哭泣,但现在我却有嚎啕大哭一场的冲动。

是的,她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我一直都在跟着他,在他身后沉默,或在他身前祈祷……我始终期望他来找到我。

但我留不下他,当他死去,我便在这阎摩殿上沉默着坐上几天,看他遁入轮回,便再开始下一次的等待。

“如此,你便助他成神又如何?他一世的功德便足矣了。”

绝望的寂静笼罩了这里。

“这与你无关。”我张开黑色的翅膀,飞离了这里。

他快醒了。

 

5.

雨停了。

金色的阳光照在叶片上,滚动的水珠也发出金灿灿的光泽,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

但这一切与我无关。

我抓着门框,力气大得像要把它扳断。

“你准备走了?”

不不不,别走。

“嗯?”他在整理东西,听到这话时没有抬头,只是随口应道,“快了吧。”

“哦,那路上小心。”

不是,求求你别离开我。

内心的野兽在泣血,它无声的嘶吼着。

“我便不送你……”

我垂下眼,不忍再看。

 

6.

正待转身离去,身后却有一双手拉住了我。

“你真是……怎么了啊。想哭的应该是我才对。”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想留下来了。”

转身时是他灿烂的笑容。

“你问我为什么带着笛子吧?因为它可以带我找到我要找的人,还可以告诉我在什么时候就可以停下脚步了。”

几百年不曾到来的光明刺破了阴霾的天空。

“我很想你。”我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请你留下来吧。”

 

7.

“那个傻子,终于开窍了啊……”女人喃喃道。

“您说什么?”旁边沉迷工作的男人没有听清。

“没什么。”女人瞥了他一眼,不禁有点自怨自怜。

可惜啊……这里还有一个更不开窍的……

一处庭院内,白发的阴阳师注视水镜抿唇而笑。

“这两人啊……真是……”

看了看旁边娇小的女孩,“怎么了,神乐?似乎不是很开心?”

“我不喜欢他。”女孩儿有些气鼓鼓的说道,“我没法接受博雅和除了晴明以外的人在一起。”

阴阳师显出无奈的神情。

“不过,既然博雅能够得到幸福就最好了。”最终还是露出了笑容。

我歌我笑,我哭我痛,只求你回眸一次,看我一眼,于是世世不再分离。

 

 

8.

“喂,大天狗,做神明是什么感觉啊?”博雅趴伏在树枝上,树影打在他的脸上,一缕红发荡在他的额角,他随手将发拨在一边。

“没有什么感觉。”我伸手,将他略长的头发绑起,“时间很短,生命很长。”

“你这算什么回答啊。”他又不自觉地撅起了嘴。

我想了想。

“你能感觉到自己未出生时候的感觉吗?”我问他。

“啊?”他一脸迷茫,“那就是没有感觉啊,什么都不知道不是吗?”

“是的,那就是我未遇到你之前当神明的感觉。”

剩下的话淹没在唇齿中。

 

 

9.

神的生命太漫长,也太寂寞了。

所以我在害怕,失去了这唯一的你,我还剩下什么。

你会爱上我吗,这只剩下空壳的我?

我渴望你的陪伴,又恐惧你的陪伴,我渴望你能拥有永恒的生命来与我一起,又怕时光磨灭你的热情。

请原谅我……我是个没用的家伙。

而爱你是我唯一的优点。

所幸,我爱你时,你也在爱我。

 

END


写的真的好废哦……亏我还说要点梗(哭泣)

完全没有写出想要的感觉啊摔!!

生气……

大概就是一个博雅一直在寻找狗子的故事。

将这篇文送给没有点梗但说想看狗博的妹子……希望你不要嫌弃这烂俗的文字和糟糕的文笔…… @木林森林木 

其他的……我会努力的。(握拳)


评论(14)

热度(71)